合尚广告  |  为品牌发声
哪吒 , 能成为下一个超级国民IP吗?

 

国漫崛起了,人们一边欣慰地奔走相告,我们终于也有了一部制作精良的国产动画电影,一边满心期待更多质量上乘的作品出现,打造一个属于中国动画电影的“封神宇宙”。

 

 


哪吒的现象级票房是观众对其“不认命”的精神的认可,它激发出人们对抗偏见、对抗现实的勇气,引燃了成人走进影院观看动画电影的热情。

 

 自《哪吒闹海》起,已经太久没有一部关于哪吒的影视作品获得大众如此高的关注了。很多人都将79版哪吒视为经典的“童年记忆”,不曾想时隔40年,同样是哪吒,同样是动画电影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完成了自我蜕变。

 

 

 

 设计背后的故事 

 

 

新版哪吒是基于传统故事的大胆改编,但并非标新立异,在创新中保留了人物原型的形象和性格,且有不少细节都致敬经典。从海报中可以看出,风火轮、混天绫、火尖枪、乾坤圈、三头六臂、莲花等元素,都有老版的影子。

 

 

 

 

在场景构建上,新版也传承了老版哪吒水墨画的精髓,为观众呈现出一幅视觉盛宴。

 

而李府家将的造型设计,无论是人物服饰线条还是表情动作,简直就是老版的三维复刻。

 

不仅如此,新版剧本打磨两年,先后共写了66个版本(上映的是第66版),制作花了三年,若不是钱烧光了,估计还要再磨半年才会上映。

 

每个角色从设定线稿就不断修改形体,服饰、表情、动作,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琢磨和推敲,直到每个外貌细节都和角色性格相得益彰。 

 

因外形丑一开始不被观众接受的哪吒形象,却是团队百里挑一,坚持要以此打破观众心中偏见的代表。

 

 


因为制作难度特别高,预算又有限,大团队不愿意接,小团队没有一家能够独立完成,不得不把所有特效工作分拆给20多家小团队。全片约80%都是特效镜头,一个特效镜头,团队要花两个月时间打磨,每个镜头导演都要看数十次,哪怕一帧不满意也要调。 

 

如此抠细节导致接《哪吒》项目的公司,员工离职率普遍升高。一位负责申公豹变豹子头的特效师,打磨了两个月,依然不过关,被逼无奈只好辞职。然而新公司恰好也接了《哪吒》,项目又交到了他手上,最后死磨活磨还是完成了。

 

饺子:辞职又如何?申公豹还是你做。

特效师:我命由吒不由我。 

 

正如《哪吒闹海》镜头中所有角色(或物体)的动作和表演,都是原画师和助手根据导演意图,参照分镜头台本和镜头设计稿,纯手绘完成关键动态画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空藏动漫资料馆

 

当时常光希在设计哪吒自刎场景时,需要排除血腥和暴力的画面,同时调动起观众的亢奋情绪。思来想去,将画面结合情绪设定为转身刎剑,画面定格切换特写,然后头发爆起慢慢飘落在肩上,血从剑刃上滴下来,通过静止烘托高潮,使其成为催人泪下的经典镜头。

 

 


《哪吒闹海》作为我国第一部大型彩色宽银幕动画长片,当时带给观众的震撼和影响,远超想象。中国著名摇滚乐队痛仰将“哪吒自刎”的图案融入到LOGO主体元素中,用这个画面来寓意摇滚精神的悲壮。

 

 

在《哪吒闹海》上映35周年时,Google特意用哪吒元素设计搜索logo来纪念此事。

 

从《哪吒闹海》到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动画市场经历了沧海桑田,但是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精打细磨的作品,任何时候都有人买账。两版《哪吒》既有相通之处,又各有立场,从“反抗父权”到“反抗宿命”,价值观的演变折射出时代赋予哪吒精神的新解读。

  

 成为下一个国民IP 

 

哪吒在中国人心中是仅次于孙悟空的存在,倘若5年前尚无《大圣归来》,当易巧找到饺子说“咱们花三五年时间沉下心做一部长片”时,估计饺子会毫不犹豫地选择“大圣”。

 

每代人的童年都会有一个哪吒,不过随着时代变迁,关于哪吒的形象却在不断演变。哪吒早期的动画形象出现在1961年的《大闹天宫》,圆圆的脑袋,白胖的体型,很符合当时人们对仙童的想象,而“萌”的设计风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着后人对哪吒形象的塑造。

 

79版《哪吒闹海》人物性格饱满,角色线条设计流畅,打斗动作行云流水,被许多人奉为最经典的哪吒。

 

 


“是他,是他,就是他,少年英雄小哪吒......”这是《哪吒传奇》的主题歌《少年英雄小哪吒》,很多人可能不记得这一版哪吒的形象,但对这首郎朗上口的歌词却是过耳不忘。

 

 

 

《十万个冷笑话》用“二次元”的方式将哪吒的形象塑造成萝莉面孔,金刚身材,这版最不正经的哪吒通过兼容开放的文化氛围,走进不少年轻人的心中。 

 

 

 

 

而被誉为“史上最丑哪吒”的魔童版哪吒,从上映以来就备受争议,他没有完全忠于原著,却契合当下市场和观众的需求,谁家还没个“熊孩子”呢。还有很多人觉得,咋一看,新版哪吒黑眼圈、地包天,牙齿稀疏等设计风格,与英国虚拟乐队Gorillaz太像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电影火了之后也会有各种声音传来,有人质疑电影的价值观太假,有人觉得电影质量尚撑不起如此高的赞誉,其实有争议是好事,排除无意义的杠精,相比于捧杀,那些提出反对声音的人们,内心更希望中国动画电影能够越做越好。

 

 


讨论引发话题,话题发酵有助于IP的大规模普及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团队深谙此理,早在电影上映之处,就在微博、抖音等社交平台发起互动话题,吸引大批自来水流量为IP造势。

 

 


 

当年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将黑夜中的动画产业撕开一角,漏进一丝希望的曙光,田晓鹏导演说:“中国动画需要自己的英雄”,如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无疑将这个口子撕的很大了。

 

电影片尾彩蛋是《姜子牙》的预告,不少人猜测导演计划做“封神宇宙”,甚至有网友草拟出一份电影计划表。不过我们需要理性的看待这件事,漫威宇宙的成功在于漫威影业数十年始终如一地对IP质量的全局把控,但《姜子牙》由彩条屋筹备拍摄,不是饺子导演的可可豆负责,国漫是在抱团取暖,目前谈宇宙概念尚早。

 

观众之所以迫不及待地提出“封神宇宙”计划,是因为这些年我们的动画市场被日漫、美漫压制得太久了,不希望孩子的童年记忆都是《海贼王》、《哆啦A梦》、《猫和老鼠》等,并非是说这些不好,而是太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超级IP了。 

《山海经》、《封神榜》、《西游记》等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的深厚底蕴足以支撑国产动画的创造辉煌,我们不缺好题材,只缺将好题材转化为电影的人才。那个特效师到新公司还能遇到《哪吒》项目,不正说明国产动画的圈子太小了吗?

 

国漫真正的崛起是靠整个工业化体系的成熟程度,不是几部成熟作品,但国漫的崛起需要饺子这样的导演。

 

想要将文化符号IP化,需要文化母体和时代价值相契合,既要继承传统,又要推陈出新。哪吒与生俱来的反叛精神已成为一种文化符号,有望成为继孙悟空之后,中国动画市场上的下一个国民IP。

 

 

(本文章转自广告门) 

 

 

全国统一业务咨询电话: 400-8787-850